76.我患有职业病或工伤导致严重丧失劳动能力,我可以起诉单位要求精神抚慰金吗?

答:精神抚慰金是中国民事法律(具体为侵权法)下使用的法律概念,很少应用于劳动法领域。你因为职业病或工伤严重丧失劳动能力请求单位赔偿你精神抚慰金的问题,目前各地法院做法不一样,但主流的判例似乎是支持这种请求的。

广东省高院、深圳市中院、江西省高院和江苏省高院都有判例认为,法律不禁止患职业病的员工要求有过错的用人单位在职业病法定赔偿之外,承担精神抚慰金以及其他民事法律赔偿的责任。1 2018年《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八条“职业病病人除依法享有工伤保险外,依照有关民事法律,尚有获得赔偿的权利的,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赔偿要求。”昆藤精密工业(深圳)有限公司、张高明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粤03民终27444号。该案中员工患矽肺二期,劳动能力鉴定为四级伤残,法院判令单位支付九万元的精神抚慰金。江西九江南方水泥有限公司诉钱芳梅等劳动争议纠纷案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7)赣民申309号。该案中,法院认为单位对从事有职业危害作业的员工未按规定做在岗期间职业健康检查存在过错,故酌情认定单位比照工亡标准承担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的20%赔偿责任,并酌情判令单位支付六个月病假工资。王某某与张家港市金茂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申请案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4)苏审二民申字第01555号,该案中员工因为单位工作环境油漆浓度高中毒造成再生障碍性贫血、四级伤残,法院判令支付3.5万元的精神抚慰金。陈红环、惠州超霸电池有限公司劳动争议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8)粤民申11817号。员工患职业病五级伤残,法院判令1.5万元精神抚慰金和0.6万元营养费。不过,也有法院不支持因为职业病的精神抚慰金请求,例如2021年陕西省高院黄安绪一案。2 黄安绪与陕西振邦节能科技有限公司劳动争议再审案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21)陕民申962号。 员工因职业病死亡,法院不支持精神抚慰金的请求。

类似地,各地法院对员工因工伤或职业病请求精神抚慰金的处理也不尽相同。从省高院一级的案件看,广东省高院、浙江省高院、新疆自治区高院、山东省高院认为工伤事故员工却只能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请求工伤待遇,不能支持精神抚慰金。3 202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程叶云诉玉环县楚门三众家具厂劳动争议纠纷案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5)浙民申第570号。该案法院驳回了工伤员工请求精神抚慰金的请求。吴晓云与普宁市成发制衣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申请案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4)粤高法民申字第475号。新源县固强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与严家云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分院 (2015)伊州民终字第86号。李兴君诉日照金禾博源生化有限公司劳动争议案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6)鲁民申1588号。而云南省高院则持完全相反的观点,支持工伤事故员工精神抚慰金的请求。4 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与胡理坤劳动争议纠纷申请案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4)云高民申字第347号。

本文是本所新书《中国劳动法实务简明问答》(一本以判例回答“我该怎么办?”的书)的一篇内容。
 
该书将很快在专业出版社正式出版!以下为本书预览电子版,敬请赏阅!
 
谢谢!

注释

  • 1
    2018年《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八条“职业病病人除依法享有工伤保险外,依照有关民事法律,尚有获得赔偿的权利的,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赔偿要求。”昆藤精密工业(深圳)有限公司、张高明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粤03民终27444号。该案中员工患矽肺二期,劳动能力鉴定为四级伤残,法院判令单位支付九万元的精神抚慰金。江西九江南方水泥有限公司诉钱芳梅等劳动争议纠纷案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7)赣民申309号。该案中,法院认为单位对从事有职业危害作业的员工未按规定做在岗期间职业健康检查存在过错,故酌情认定单位比照工亡标准承担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的20%赔偿责任,并酌情判令单位支付六个月病假工资。王某某与张家港市金茂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申请案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4)苏审二民申字第01555号,该案中员工因为单位工作环境油漆浓度高中毒造成再生障碍性贫血、四级伤残,法院判令支付3.5万元的精神抚慰金。陈红环、惠州超霸电池有限公司劳动争议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8)粤民申11817号。员工患职业病五级伤残,法院判令1.5万元精神抚慰金和0.6万元营养费。
  • 2
    黄安绪与陕西振邦节能科技有限公司劳动争议再审案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21)陕民申962号。 员工因职业病死亡,法院不支持精神抚慰金的请求。
  • 3
    202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程叶云诉玉环县楚门三众家具厂劳动争议纠纷案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5)浙民申第570号。该案法院驳回了工伤员工请求精神抚慰金的请求。吴晓云与普宁市成发制衣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申请案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4)粤高法民申字第475号。新源县固强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与严家云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分院 (2015)伊州民终字第86号。李兴君诉日照金禾博源生化有限公司劳动争议案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6)鲁民申1588号。
  • 4
    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与胡理坤劳动争议纠纷申请案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4)云高民申字第347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